冰羽♤IAS

今天的冰羽咸鱼了吗?
这里是冰羽 文/手绘/指绘/板绘
终于有板子了!!

“目之所及处只剩下开得灿烂的向日葵。”

是儿子
“梵高黄”
恐怖虹系列最喜欢的孩子

一维生贺!
天才大人生日快乐!!

【每日关键词】刺客篇(1)

是sk刺客的私设

大概位于《梦》刺客番外某个没有详写的时间点

练笔用

1.小桥 流水 逃亡

阿坦缇特站在桥上,望着河面自己沾满鲜血的倒影。

鲜血滴滴答答地顺着他的刺客服淌下,但都不是他的血。他握紧腰间的血刃,向河对面走去。

很快就会有骑士来追杀他,他清楚。

阿坦缇特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扯下身上的刺客徽章,啪嗒一声丢进水里,水面溅起一片支离破碎的浮光。铜质徽章很快沉到了浅浅的河床上,沾染的鲜血被流水冲刷殆尽。

就像他雨打浮萍的一生。

“他在那里!”

一声叫喊穿透了身后的树林,阿坦缇特一愣,随即如离弦之箭般向河对面窜去。

没有时间留给他了。

枪声轰鸣,他连忙驱动暗影之刃,极高的速度在空中徒留黑色的残影,左右闪躲穿梭在弹雨中。暗影之刃能量耗尽,他拔出血刃插在地上来刹住脚步,双脚在河对岸的红土地上滑出两道痕迹,尘土飞扬。几枚子弹从他身边擦过。

但他不想再杀人了。

于是他腾空跃起,挥动血刃击落子弹,向着远方一路跑去。


【永灰】在游隼死去之后

如题,是个显而易见的刀子,永乐视角

ooc有,私设有

yeeeee

    

巧克力奶咕噜咕噜地冒着热气,浓郁的甜味在屋里弥散开。

我盯着即将完成的仓鼠标本,进行最后的整形工作。屋里难得的安静,只能偶尔听见窗外的几声鸟鸣。

桌面上的手机嗡嗡振动起来。是一维。我有些不满地放下手上的工作,歪头接通电话,把手机夹在颈窝间继续对那只仓鼠进行最后的整修。

“喂。”对面没有说话,只听见一片吵闹声,我皱了皱眉,终于颇不耐烦地开口。

“永乐先生?是永乐先生吗?”一维在那篇嘈杂声中喊起来,电波将他的声音扭曲得有些生硬。他似乎很慌张。

“嗯。”

“……我们……我们遭遇了伯伦希尔的袭击,在2号废弃仓库……”他似乎在跑着,隐约可以听见脚步声。又是伯伦希尔?我这样想着,视线依旧没有离开标本。

“一维,他们追上来了。”是边境机械的声音,一维听到后有些犹豫地开口:“那个,永乐先生……”

“到底是什么事?”我伸出手,准备将仓鼠的身体转过来。

“……小少爷……死了……”

我看见那具标本重重砸在地上。

       

从2号废弃仓库回到家,我伸手按亮电灯,家里和我离开时几乎没有任何区别——也许唯一的区别就是那杯巧克力奶已经凉了。时间不知道过去了多久。我相信我这辈子都会清晰地记得仓库里昏暗枯黄的灯光,那辆报废的黑色玛莎拉蒂,以及你流淌满地的干涸鲜血。

但我没看见你的尸体,他们说伯伦希尔的人把它带走了。

哈,真可笑。

我拖着脚步走进工作间,灯光亮起后映入眼帘的就是那具摔坏的标本。支架弯折,木板碎裂,内部的铁丝刮坏仓鼠皮,缝合线被扯散,棉花掉出几团。只是摔下来大抵不至于如此,我貌似在挂掉电话往外跑时不小心把它踩了一脚。这个程度可能再也无法修复了。

既然已经无法修复了,那它也失去了全部价值。

我将它扔进垃圾桶里,走出工作间。客厅桌面上那杯巧克力奶还静待着,我将它拿起来轻抿一口。

冰冷的甜味撞击着我的口腔。我不是很喜欢这么甜的东西,可这偏偏是你的最爱。

喝不下去了。

勉强再灌了两口,我将杯子放回原处不再为难自己的味蕾。看会书好了。我随手翻开一本医书,文字在白纸上嬉戏着,如同一出悲剧收场的喜剧。我茫然地扫视着它们,却一个字都无法理解。

我放弃阅读,站起身把书收好。我将手伸向那杯巧克力奶,犹豫了一下还是没有倒掉,反而用保鲜膜封起来放进了冰箱。

就好像你还会回来一样。



清晨还不算明亮的光线把我叫醒。我揉着眼睛爬起来,条件反射地伸手想把身边挥出来的刀按下去。

但是抓了个空,我身旁空空荡荡。

我的手在空中一顿,转而伸向床头柜上的眼镜。

我忘了,你不在。

也是,什么都不在了。


【永灰随笔】无题

“然后我只好跟他说,那个人已经尸体都不剩啦,不过我可不管埋——”

永乐有些愣神地听着灰羽的絮絮叨叨,目光锁死在他身上。他太完美了,灯光勾勒出清秀柔软的脸部线条,匀称的身材极度贴合黄金比例,纤细瘦削的身段不是病态的瘦弱,而是一瞥就清楚久经锻炼的苗条——太完美了。

若用高浓度的安眠药让他失去意识,再喂下让死神不知不觉到来的剧毒,然后用解剖刀沿着五脏六腑一路向下剖开,剖开,剖开————

“——医生?”

他的思绪瞬间轰鸣着迸裂成无数细小的碎片,哗啦一声纷纷扰扰散落满地。

“没事,小少爷。”

“继续走吧。”

他是恶魔的精心之作,拥有最完美无缺的躯壳与最罪孽深重的灵魂。

也是自己的挚爱。

虽然不明白这种感情是对完美作品的执迷不悟还是源于错误的荷尔蒙分泌,但那都不重要了。

重要的是自己会与他同流合污,共同坠向十八层地狱。

毋庸置疑。


【梦】【镜像】第二十二章

第二十二章 报幕

春天似乎永远不会到来。

虽然已经好几天没有下雪了,但气温仍然不高。

漫长的冬天似乎没有尽头。

但就算春天来了,又能代表什么呢?

蝴蝶轻轻拍打着翅膀飞去,不留一丝痕迹。

这阵微不足道的气流,会在某个时候,某个地方,引发一场风暴。

(注:蝴蝶效应(TheButterfly Effect)是指在一个动力系统中,初始条件下微小的变化能带动整个系统的长期的巨大的连锁反应。这是一种混沌现象。任何事物发展均存在定数与变数,事物在发展过程中其发展轨迹有规律可循,同时也存在不可测的“变数”,往往还会适得其反,一个微小的变化能影响事物的发展,说明事物的发展具有复杂性。最典型的例子,同时也是它名字的由来,一只南美洲亚马逊河流域热带雨林中的蝴蝶,偶尔扇动几下翅膀,可以在两周以后引起美国得克萨斯州的一场龙卷风。)

 

“那是我们深思熟虑的一个计划。”

炼金懒懒地歪在桌边,搅拌炼药机里的药水,不紧不慢地叙述着。

自刺客被袭击开始,他对一切都已了然于心。从他们的接连失踪,再到回归众人的视线,他将一切和盘托出。骑士不由得在心底赞叹:炼金的深谋远虑,确实是其他人无可比拟的。

“既然那个人想控制我们,那我们何不顺水推舟,借此进到地牢内部去窥探。”他举起一瓶无色的药水晃了晃,“幸好我的解药炼制得及时。法师也没有大碍,多休息一两天就能调整过来。”

“一切都在掌握之中。”

原来如此。骑士暗想着,他清楚炼金的智慧,但没有意识到他竟能做到如此未卜先知。看来是自己太过肤浅了?他有些自嘲地将对方与自己比了比。

“那个人……我很熟悉。”

炼金的话锋突然一转。

“所以接下来,我们最好这样做……”

 

“哼……”

“已经要开始了吗?”

      

法师有些无聊地翻着手中的书本,棕色皮靴嗒嗒地敲打地面。她把书往身边一搁,准备去找点东西喝。

“给。”她刚站起身,手里就被刺客塞了一瓶饮料,“草莓汁。”

“啊,谢谢!”法师手忙脚乱地扭开瓶盖,刺客轻咳一声扭开头。

暴风雨前的平静还能维持多久呢?

那就让暴风雨来得更猛烈些吧。

因为我们无所畏惧,也再无牵挂。

       

“嘿!”

牧师冲上前,一把拽住吸血鬼的披风,急促的脚步声在地牢里盘旋回荡。

“你是卞派尔,对吧?”

那是个无需答案的问题。

“菲妮可。”

他转过头无比温柔地笑着,把披风从她手里抽出来。

“我说过,我们一定还会再见面的。”

久别重逢的背后,总有令人无法舍弃的记忆。

“所以这一次,别再走了。”

别再离开我的视线。

别再带走我的世界。

第二十二章·完


是了

没粮号:

  


  有小天使私信问我:如果我留了评论,她不理我怎么办?


 


  反正我说或不说,粮就在那里,不多不少,哪天粮少了我去其他圈子吃粮不就好了?饿不死吧?


  


  


  当然饿不死。


  但是无论身处哪个圈子,吃着哪种粮,你吃得开心不?轻松不?满足不?


  答案是肯定的。


  相比那份精神上的满足,吃完去和创作者说声谢谢算不了什么,对不?


  


  


  


  人心皆肉长,太太亦凡人。


  这个是和年龄、性别、职业都无关的,在这里关系是非常单纯的:创作者和读者(视频方面该怎么说,观众老爷?)


  


  很多时候,太太和小天使们是一样的。


  


  没有人会希望别人不喜欢自己的创作,就如同没有人会希望别人不喜欢自己的本命cp和圈子。


  


  他们有这~么~这~么~好~


  


  从来没有冷圈热圈之分,我们的本命都是最棒的,最惹人爱的,只是了解的人现在有点少而已。


  


  


  小太太们绞尽脑汁、精心创作,然后满是期待呈现出来。


  


  一部分太太:


  ^ω^


  我希望自己的产出能让小天使们喜欢。如果愿意点个小红心,留个评论就更好了。


  不留也没事,一定是因为我还不够好。


  


  还有一部分太太:


  ヾ(●´∇`●)ノ哇~


  走过路过不要错过,尝一口吧!你不会吃亏不会上当,这粮可香了!真哒!


  


  还有一部分太太:


  (。•́︿•̀。)


  不会卖萌,不会吹彩虹,我怎么什么都不会,那我就闷头产粮吧。


  


  还有很少的高冷太太(这个反差最萌):


  ┐(´-`)┌


  爱吃不吃,不吃走!(内心:快吃快吃!特别香! ⊙ω⊙)


  


  


  


  太太对评论的期待值 ≥ 小天使评论后希望得到的回应


  


  


  正如小天使们为自己不会留评论跳脚,小太太们想回复内容的时候简直想抓头,本来头发就熬秃了QAQ


  


  留完评论或者回复评论以后,双方开嗓都能合唱一首《忐忑》了。


  


  太太/小天使:


  我喜欢你!你不要讨厌我啊~


  


  


  有些太太会在简介注明:不要日我lof。


  


  简介有字数限制,我来帮她补全(厚脸皮):


  


  啊啊啊啊啊啊啊有小天使喜欢我啊啊啊啊啊啊!等下!小天使你看的啥?!不不不不不不不要看我黑历史啊啊啊啊啊啊啊你看我新产的啊啊啊啊啊啊啊!新产的好棒的!快来啊!_(´ཀ`」 ∠)__ 不要看我黑历史呜呜呜………


  


  


  她不让你☀,不是嫌你烦,不是讨厌你,更不是厌恶,她是羞愤欲死崩溃抓狂,恨不得顺着屏幕把你揪过来,按着屁股打两巴掌,再搂着脑袋亲一口。


  


  在小天使看来,神仙就是神仙,远古粮也那么棒!


  对小太太而言:黑历史又被翻出来了!熊孩子!来决斗吧!٩(๑`^´๑)۶


  


  有小天使可能会奇怪,黑历史删掉不就好了?


  不能删的,即便是是黑历史也是太太成长进步的证明啊!更何况那下面有一直鼓励她的评论,最多隐藏,删是不会删的。


  


  所以,先看简介,别去故意☀,会相爱相杀的我跟你讲!


  


  


  太太收到评论时开心又激动,回复评论时就萎了:我可以画出波澜壮阔的美景,写出空灵优美的文字,做出犀利精准的动作……


  


  有什么卵用,我不会回评论( •̥́ ˍ •̀ू )


  


  偷偷去看其他太太怎么回复的,词汇都记住了,打开编辑器又傻了,万分嫌弃自己,只能愧疚地干巴巴敲:谢谢(怕小天使以为自己冷漠,再加个萌萌的颜文字)


  然后伤心难过:小天使是不是失望了?下次不会留评论了吧……(。•́︿•̀。)


  


  


  


  


  


  评论里有种存在,叫做长评(凤凰级别)。


  


  有些小天使喜欢太太喜欢到什么地步呢?喜欢到发长评都怕给自己太太招黑。


  并不是写不出长评,而是:会不会以为我在蹭热度?会不会给她招黑啊?会不会以为我抱大腿?会不会以为这是太太自己买的?会不会觉得我在说废话?


  可我说的都是实话啊。


  于是把自己写好的长评封起来,点个小红心,说:我喜欢你。


  


 


  


  


  小太太喜欢小天使到什么程度呢?回复评论的时候,她们手是抖的,嘴角是翘的,有一大堆话想说,又怕自己的热情吓着对方,克制到最后,苦笑着又是两个自认为干巴巴的谢谢。


  


  简直虐恋情深了。


  


  


  如果你的小太太收到一封长评,在她的tag里可以横着走了,真的!(不是说态度,而是那种幸福和成就感)


  


  她会激动得连以后你俩的孩子不听话,她去教训的画面都想到了。


  


  长评力量很强大,强大得让她觉得不吃不喝都精神百倍,天天捧着长评傻笑,即便内容都背下来了,也得再打开看一看。


  


  接下来她就会做一件对同行亲友有些可恨的事情,她会炫耀,还是早中晚三次:我的!小天使!给我!写!长!评!(这句话全是重点)


  


  其他太太冷漠脸:手痒,想揍!管理员呢?禁她言!


  


  


  其实又羡又妒,然后自己产粮的时候纠结半天,敲敲打打删一大段,加一句:求评论。


  过几分钟,把“求评论”几个字也删了。


  〒_〒


  


  


  看到这你也许会想:说一堆有什么用?那就都别理了呗?我不留,你不回。都不用烦恼了。


  


  你得承认,看着她们互动你是羡慕的。你也想鼓励喜欢的太太,也想被回应。


  


  她是真的不知道怎么回,也可能是她根本回不过来,那干脆一个都不回了。


  但她是难过的,因为不能一一回应,粉丝数越多越是如此。她会看的,但真的回不过来。


  


  


  也有些时候,时差会让你们错开,她看到评论想回的时候已经好几天了,就更不敢回了。这心情就像你看到产出四五天以后的粮,有热度,但很少很少有新评论了。


  


  


  


  如果只是表白,我教你一个招:


  


  lof上粉丝多的太太,微博肯定少。反之亦然。


  除了这里,你的太太还在哪个软件产粮,一直默默支持的你肯定知道,顺着爬过去,总有人少的那个软件,这时候你给她留评论,她一定能看到,有90%的机率被回复哦!


  


  


  


  这里特别大,我们cp的三生三世都放不完,镜头下的人生百态装不下,和对家的恩怨情仇撕不尽。


  这里特别小,那么多的圈子和cp,还有太太们,可我和你遇上了。


        ……小到换个头像和id,我就再找不到你了。


  所以,别在她看不见的地方表白。


  


 


  


  
        ***  可以转载😊
  


  


  


  


  


  


  

【梦】【镜像】第二十一章

第二十一章  开场白

快递小哥给手中的左轮手枪上膛着,准备进入下一个房间。

“嗒嗒……”

身后传来隐约的脚步声,他警觉地回头。

那不可能是错觉。

快递员继续向前走去,手指一直警惕地搭在扳机上。

那个人也跟了上去。

     

游侠眯起眼,轻声笑起来。

他不会错的。

游侠把箭矢装进口袋,然后缓缓抽出了背后的魅影。

那把魅影正反射着夺目的光芒。

就像它的主人一样。

       

工程师站在木屋前,提着一把织网者。

他抬起头,望着远方朝阳的光芒。

云霞正在散去,朝阳逐渐露出真实的面貌。

然而云霞还没有真正散去。

还有许多地方充满了迷雾。

他低下头,向着地牢的方向走去。

       

“砰”

快递员迅速回身扣动扳机,左轮手枪射出一发子弹。

他很确定跟踪者没被击中,那人不知躲在哪个角落。

他眯起眼,把玩着手中的左轮手枪。

但他有的是时间。

         

好险。

那人堪堪躲过子弹,额角渗出几滴冷汗。

不过他也必须继续。

        

游侠握着魅影,缓步走在地牢里。

他将围巾向上拉了拉,遮住半脸。

“啪”

弓弦声响,他却没有做出任何动作,反而在围巾下露出些许的笑意。

空弦。

       

“可以出来了吧?”

快递员皱着眉头,望着墙的方向。

跟踪者唯一离开的路就是他所在的这条,然而过了这么久,那人居然还没有出来。

该不会已经被他打死了?

快递员撇撇嘴,向墙后走去。

他的瞳孔猛地一缩。

怎么可能?

“吸血鬼……?!”

“嘿,快递员,别攻击……听我说。”

吸血鬼略微尴尬地抬起双手,向他走过去。

     

“你们安排好了一切,对吧?”

“那是自然。”

游侠跟在精灵身后,目光随意地游移着回答与法师僵持不下的那人。

“真是……完全中计了……吗?”

那人狠狠地踩向地上的红色按钮。

法师的脸色瞬间惨白。

      

“……所以,法师怎么了?”

牧师有些惊慌地问着。一个小时之前游侠与精灵把法师带回来后,法师就一直昏迷不醒。

“不是很清楚……但我从她的血液里提取出了固定魔力的魔法药剂一样的物质,炼金已经给了她解药,但大概是由于她自身体质的原因,在药剂被活性化后她有些难以抵抗。”工程师说着,举起手中的玻璃瓶,里面装着一些魔法药剂。

圣骑士皱起眉头:“那么法师和精灵之前怎么了?”他瞟向和快递员一同回来的吸血鬼,“以及吸血鬼呢?”

“别着急。”许久未开口的炼金笑道,“现在故事时间到。”

第二十一章·完